农心杯日本十五届垫底 本届咬住中韩恐后继乏力

28 11月

  (文章转自“弈道秋声”微信公众号) 

  本届农心杯第六战,日本队派出最具竞争力的井山裕太攻擂,抛开各种客观因素,算得上兵行险着。虽然井山实力不俗,但三国擂台上,中韩棋手个个如狼似虎,井山面对任何一人都难言胜面超过百分之五十。一旦井山失手,日本队更显群龙无首。剩下两人中,余正麒在农心杯上尚无胜绩,一力辽虽然有5胜7负差强人意的表现,但已经连续4届未尝胜果,近况也不理想,难以寄予厚望。

  好在日本队的奇兵见效,井山裕太隐忍大半盘后,官子阶段等到了范廷钰的大失着,完成戏剧性逆转。竞技世界胜者为王,赢棋就是硬道理。井山裕太这一胜,使得本届农心杯前六局无一人连胜,三国交替赢棋,胶着之势前所未有。从比赛观赏性而言,这显然更加令人兴致盎然。而且日本围棋积弱已久,即使是中国棋迷,也乐于看到他们的反弹。

  不过井山裕太这一胜要想真正改变农心杯上十余年来中韩争霸的局面,火候还远远未到。农心杯迄今进行到23届,前22届日本队只拿过一次冠军,排名第二也仅有两次,近十五届一直垫底,在他们的竞争力并无明显改观的情况下,本届一飞冲天实乃奢望。

  这些年来,日本队参加农心杯的首要目标就是争取赢下一局,避免被剃光头。农心杯历史上,日本队曾在第13届和第19届两次五战全败。他们的第二个目标是摆脱垫底厄运,但每次出现曙光时,韩国队主将都让他们梦碎。第16届、第17届、第18届、第20届、第21届都曾有日韩主将碰面的情形,可惜井山裕太相继不敌金志锡、李世石、朴廷桓(三次)。而他们与中国主将碰面,还是遥远的2006年第七届,那一次日本队主将依田纪基大发神威,连克韩国副将赵汉乘、中国主将孔杰、韩国主将李昌镐,为日本队夺得唯一一届农心杯冠军。

  依田纪基是农心杯的日本传奇

  第一个目标本届农心杯日本队已经出色完成,第二个目标只能说还有希望,在此基础上才能去“幻想”终极目标——再捧农心杯。今天的第二阶段第三战,井山裕太将接受韩国队三将卞相壹的挑战,这是实力上旗鼓相当的较量,但井山裕太面对顶尖棋手时的连续作战能力并不强悍,胜面可能稍稍处于下风。两人此前唯一一次交锋是2019年的国手山脉杯十六强战,卞相壹获胜。

  即使井山能够再闯一关,他后面将面对的中国棋手是柯洁、芈昱廷、李钦诚,韩国棋手是申真谞、申旻埈,哪一个是好惹的主?只要井山坍塌,余正麒大概率难有作为,一力辽做先锋能逞一下威风,当主将也会显得单薄。

  也就是说,日本队的主要问题是,顶尖竞技层面乏人。不像韩国队,朴廷桓被扫下擂台,还有申真谞撑着大旗,底气依然充足。长年以来,中韩棋手面对日本棋手形成了一定的心理优势,即使是井山裕太,对中韩新锐强豪也难言任何威慑力。客观说来,日本队本届农心杯的现实目标还是指望井山或者一力辽再顶下一阵,而中韩两队之一有人掀起连胜狂飙,“帮助”日本队获得第二名。

  明明是相持局面,却无法对日本队寄予夺冠期望,这确实是竞技世界的一种悲哀。但实力才是话语权,日本围棋要想重现昔日风华,仍须苦苦等待。

  当然,如果井山裕太真能大杀四方,日本队如近来三星杯上的朴廷桓、韩国女子国手战上的吴侑珍般完成逆袭,那也是我们喜闻乐见的精彩故事。

  井山裕太曾在农心杯上阻击七连胜的杨鼎新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